累卵之危www.cabet799.com,腹黑者的胜球

  Frank手染鲜血,一步一个脚印,踩着无数人个人,在第二季的结局终于在梦寐以求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宝座。
 当看到13
episode的时候,心里依然希望道格的死亡和Rachel的逃亡,会让媒体dig deeper,
从而让Frank做过的无数肮脏事托盘而出,也许第三季会这样,WHO knows。
  谈谈腹黑的胜利吧。美国的总统制充满了斗争,无论什么时候两党相争,城府不深者,势必被淘汰。Frank的腹黑是必然的,他要通上美国第一领导人的地位,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如果没有利用价值,必除之,如:Peter,
Zoe. Frank
无论是情商和智商都相当高,总统Walker被人算计了还以为Frank是关心他。哎,腹黑者必定具有了不起的口才和头脑,让人觉得他是真诚的,值得信任。
Walker上当了,或许他知道自己斗不过Underwood,要是他相信了Ramond Tusk,
也许结果完全不一样。
  腹黑,用于great
power的斗争,恰到好处;用到平时的工作中,也会让你步步高升,可这样的人多么恐怖吖。Frank
and Claire make me sick.
我生活碰到了一些层次低的腹黑,情商算高了,每天巴结老板,猜透老板的心思,说老板愿意听的话;对于同事,虚情假意,要是同事一不小心得罪她,随便be
set up and then be fired.
比较厉害的一点是,她总是知道怎么用别人的功劳表现自己,于是她步步高升,别人干活累个半死。下面有很多人,讨论她,讨厌她,说她坏话,但是又怎样,纵使没有一个同事喜欢,她每个月拿着厚厚的工资,可不是比没有同事更值得吗?
   高明的腹黑,既可以让老板喜欢,同事喜欢,城府深不是坏事,利益面前顾不了那么多,社会是很现实的,钱和权利也是很多人无法抗拒的。
   但是多说一句,衷心希望第三季把腹黑者赶下台,看得多新闻联播,容不得腹黑胜利,哈哈!

“The road to power is paved with hypocrisy and casualties. ”

 在经历了杀人、3P、以及无数的重复的两面三刀各种谎言以后,Frank站在Camp
David(戴维营)这个如同北戴河之于中国政治一样的地方宣誓成为总统,站在台上的卸任总统发自肺腑地称其为朋友,围绕着他的有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接受他宣誓的大法官,有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的将军们等待他处理对华外交,有国会两院的高层,有新闻界常驻白宫的记者,有保护总统象征权力的特勤处,而在宣誓完毕,这些权力机器的成员们争相与他握手,以惯有的敬畏口吻,依照美国宪法,称呼Frank这位双性性取向外带两起谋杀的家伙为:“Mr.President.”

通往权力的路是由虚伪和伤亡者铺就的。

    先说槽点:
  1.为了让Frank成为总统,编剧不择手段地羞辱了原总统的智商。Walker在第一季中言而无信,在Raymond
Tusk的影响下废掉Frank
国务卿的提名,就已经设定了他优柔寡断的废柴一面,而这一性格在第二季中大显神威,成功地在Frank的谎言当中踢开Raymond和对自己无比忠诚的幕僚长Linda(Chief
Of
Stuff),几乎已经到了一切以Frank的意志为转移。最尼玛过分的是总统的First
lady
百分之百相信Frank如鲨鱼爱血的深爱着的Clare。观看此剧总统的表现,我和诸君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资本主义是必然要灭亡的,我大天朝一个县长都比选出来的总统更能干有木有啊。(具体参见各种官场小说)
    2.杀人我就不说了,作为美利坚合众国最具有权力的官员之一,动手杀人,连着两季都杀,杀完可以什么事没有,用”ruthless
Pragmatism(冷血的实用主义者,Frank形容女党鞭的话)已经无法形容。剧情设定需要凸显这种你死我活感。
    3.3p果真是彩蛋,加上rachel的同性之爱。我对美帝剧作精良的节操又有了全新的认识。假如需要翻译翻译什么叫做TMD惊喜,看完就懂。
    4.塑造汰渍挡角色权势财富滔天还有特殊性癖好就是黑我大天朝,你们肯尼迪家族没有性乱吗!你们的Frank没有3p吗!你们的选举再民主不还是要靠汰渍挡帮你们洗钱吗!

纸牌屋第一季的成功,除了导演Finch和Spacey,
Robin这样的实力派组合外;故事引人入胜,环环相扣,结尾处给人以“原来如此”的感受也是重要原因。不过这种恍然大悟的智商快感,到了第二季的时候被削弱了。基于对Underwood的性格铺垫和日益了解,大家都能够猜测到他的目的,也就不会再为最后的结局过于惊讶而只是会心之笑(或者惊)了。

  这部剧在美帝民主的土壤里火爆极了,牵扯到美帝目前较为糟糕的政治现状,毕竟现在两党纷争除了造成政府关门以外,基本上没有产生任何成果,按照史派西的话说,我们的情节都百分之九十九是真实的,百分之一不真实是因为我们还通过了教育改革法案。而在现实当中,像Obamacare这种争议极大的仅有的成果招致的口水,确实浪费了大量效率也导致了大量的倾轧。也许恰恰是因为失望,所以意淫是许多类似行为的最主要动机。就有了本剧最后一集最后几幕如此强烈的对比,不择手段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接受着这套宪法体制的朝拜。而考虑到第一季换国务卿第二季性丑闻等等都来源于现实,可以说,这些对比既是编剧在打美国政治的耳光,也是该剧喜爱人群在反思这样的民主体制。而在挖掘反思之前,想先分析一下剧中出些的机构或者政治现象对Frank上位的作用。
  
    两季下来,已经能清晰地看到Frank的上升轨迹。军校毕业入哈佛法学院读书,追求clare成功,获得Clare家族财富的资助在1986年得以竞选,成为州议员。在国会浸淫多年,赢过无数选举,曾是本届总统Walker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第一季作为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剧中已经充分表现了其计票才能,依托大量的黑材料(第二季扶持女党鞭上位的时候电脑里都是别人的黑材料)以及可供交换的利益(交换到第一季教育改革法案上吃亏的那位老实人感到恶心)督导投票。这种能力是Frank存在的价值,尤其是在1995年第104届国会由共和党作为多数党掌控,民主党42年主导地位消失这样的大趋势之下。在剧外,最近十届国会,民主党只在2007年到2011年掌控过两届。而掌控地位就意味着众议院议长、多数党领袖、多数党党鞭,国会22个常设委员会的主席都由本党人士出任,直接在各项议题包括给钱拨款等等各种重要事务上给予总统领导下的政府以直接助力。而Frank可以赢选举,也能督导投票,最重要拥有横跨议会和政府的工作背景。而Frank本人借助自己在国会斗争的能量与经验,在第一季扶持了国务卿(相当于我国加强版的分管外交的国务委员),第二季扶持了众议院党鞭,通过结交总统的Chief
of
Stuff(总统的幕僚长,但实际在华府相当于一个权力弱化版的总理),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得到了支持,诸如成为副总统,诸如最后时刻绕开总统进行外交来逼宫,要求本党对总统发起弹劾。可以说,Frank上位的最关键因素是其在国会呼风唤雨的能力。
    而美国宪法规定,参议院的议长由副总统兼任。这是Frank通过津贴改革时主导参议院的前提。但是事实上,副总统基本不涉及参院实权,就是个象征。可是在反对派打算用参议院出席未过半“法定人数不足”来抵制Frank的法案时,Frank出现并迅速采纳从各种繁文缛节里挖出来的奇葩提议让警卫强制议员到场,为近100年来美国历史所无。而最后弹劾案时,Frank在参院协调出了三分之二多数彻底浇灭原任总统最后一丝希望。总的来讲,与罗马元老院(Senate)一样都是Senate的参议院在剧中对Frank的上位作用关键但戏份有限,基本保持一种低调奢华又显赫的姿态。
  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作为三权分立里重要一环,常年在我大天朝公知畅销书里扮演重要角色,但是,在剧中除了接受Frank宣誓以外基本就隐匿了。(特别检察官是司法部派的,听证会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这基本符合最高法院在美国政治生活的神圣定位,一般的技术层面事务不会参与,而又因为不参与政治利益与金钱的各种交换,使得其保持着有效的公正与独立,但软肋就在于,大部分不牵扯宪法原则的事务你都管不了。也许第三季,随着Frank成为权力中心,大法官们会增加一定的戏份,让美式民主多点主旋律正能量。
  Frank向总统吹风的基础则是他位于The West
Wing(白宫西厢)和总统隔着三道门的办公室。白宫西厢里,在剧中出现的有总统处理中日危机使用的战情室(白宫西厢地下),有Frank最后敲桌子时位处的权力中心总统椭圆形办公室,第二季的许多剧情就在这里展开发生,而Frank外交内政两条线为总统拆台就是为了跨过这3道门,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二位不经选举就成为副总统并接替总统大位的人(之前尼克松的副总统福特Gerald
Rudolph Ford,
Jr因为水门事件令尼克松辞职才意外上位成为历史当中的唯一)。而在以往的主流正剧The
West Wing里,总统有一个在Chief Of
Stuff带领下的精英团队,运转着白宫处理着各种棘手事务,然而,在本剧当中,这样一个团队是如此得没有存在感。因而在第三季,白宫内部的权力架构必然会有更深入的展现。
  
  Raymond Tusk和Frank决裂的时候,Frank说,you may have all the
money(你也许拥有所有的财富),R也叫420亿先生,富可敌国,拥有电厂,一涨价就能让整个东部的人用不起空调,他作为资本的典型代表,需要政治权力来保证他在利益分配的过程中不受损。在他眼里,权力是工具,是为其所用的工具。这种思路恰恰是我们教科书里对美帝“资产阶级统治”的最好体现。而Frank呢,他接下去说,I
have all men with guns. I wierd constitutional
authority.(我用武装起来的人,我行使的是宪法权威),在他眼里,权力是至高无上,要钱有钱,给你用是看得起你。这句话的牛逼在于在天朝混权力支配资本这是现实,在美帝混你不敢这么说,美帝的政治家起步的时候没钱就没有影响力,先有竞选资金后有当选,加上院外利益集团影响国会议员的主要方式也就是烧钱烧选票,美帝资本家地位高是绝对没话说。而第二季R和F你来我往的斗争精彩震撼的同时,其实也是体现了美帝人民对资本渗透权力的一种不满。有钱可以,有钱了争取崇高的政治地位可以,但有钱不能太过分,动辄影响一个政府的组成,动辄就要求总统制定完全有利于自己的对华外交政策,这就超过了红线,更何况还涉及到洗钱洗出来的黑金。
  第一季里媒体作为三权之外第四权力,与政治的紧密联结,让人大呼过瘾。可对决的层次毕竟还是不够高。这一季资本家与副总统的大战硝烟弥漫,已经有那么点资本和权力一争高下的感觉,而下一季白宫决策,层次恐怕会一路上升到国与国的权力斗争,持续探讨权力这座大厦下最主要的基石。
  
  Frank最后还是完成了权力对资本清剿这一光荣使命。但竞争开放的民主体制下,金钱的重要性依然会存在,人作为个体,先天内质不平等与后天接受教育的不平等,与机遇获得的不平等,使得其获取财富的能力不均衡。而财富多就意味着你可以想给谁捐款就给谁捐款,有高度的主体行动自由与价值自由。甚至你还能买下电视台报纸这样的媒体来帮你发出你的政见。而在一个个体权利得到充分保障的社会里,资本就是有这样的力量。只要在法律的边界内,资本就从方方面面影响决策,甚至有了钱,你还能在法律的边界外冒冒险而更不容易被抓住。在后发国家比如菲律宾这种未成熟的民主社会里,这样的问题就更加的麻烦。
  那既然Frank狠狠地嘲弄了民主制度,我们是否要与美帝人民一道发泄不满呢?恐怕做不到,因为在天朝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时期是资本说了算而权力说了不算的。比Frank心狠手黑的在历史的长河中要多少有多少,甄嬛这种还只是在后宫混。说白了,还真是发展层次不同国情有别。因而,我们看这部剧,生发出来的可能更多的还并非资本与权力在宪法体制下共舞的感慨,而是对权力斗争如此精彩和残酷的慨叹。不牵扯正义、自由、平等各种光辉价值,就是斗争,斗争,斗争,就仿佛一夜之间,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血液。

第二季的故事显然要比第一季残酷许多。The butcher begins.
Underwood离开自己擅长的国会,whip
votes所带来的观剧快感被大把砍掉。剩下的是一个操弄权谋的副总统,在权力顶端的左右逢迎,城府计算。

第一季时Underwood站在画面的边缘挥手的镜头令人难忘;第二季时候他已经站在总统身侧,成为镜头聚焦的人物。剧集颇费心机的渲染这样一种权力的连带效应;吵杂的装修,无所不在的特工,家门口日日示威的民众,以及不断被牺牲的过去的平静关系(Frank
and Freddy)……

没有一种利用能真正做到让对方一无所知。即使最后看起来Walker似乎仍感谢Frank的帮忙,但是以Frank迅速解决中美危机的速度,再加以时日回想,真相对他来说也并不远。Underwood是清楚这一点的。所以他更喜欢和Cathy
Durant 以及Jackie
这样的人讨价还价。一切都放到台面上来,理性计算衡量利弊,配合我只是为了自己获利;这样的Give
and Take,符合第一季最早时候Underwood对着镜头的那抹微笑。

“Give and Take, welcome to Washington.”

Underwood的个人野心与他的工作巧妙的融合了。通往权力的路上,一切都可以作为条件来谈判。Claire是他最亲密的战友,知己和爱人。这种爱纯粹又复杂,是性格的吸引、目的的一致以及“革命”的需要。世上哪有纯然出于吸引而能够长久的爱情呢?而婚姻,需要更多的东西来维系。所以与其纠结于他们的真爱问题,不妨看看这两个人所表现的不同面向。Claire和Frank的个性非常相似,第二季中都各有一次表露情感的戏份。Frank对Freddy,Claire对Megan。不同的是Freddy对Frank说,你从来不是我的朋友
“You are just a good
customer.”。Frank坐在回来的车上对着镜头说了文章开始的那句话,心有不甘的内心独白却也默认了自己此行的虚伪。而Claire则是面对Megan利用的指责,和Mrs.
Walker诚心的感谢;坐在家里的楼梯上痛哭失声。这里的愧疚毫无疑问,因为她知道自己确实在为了自己利用她们。

通往权力之路,恐怕不仅仅是虚伪和伤亡;更是对自我良知不断的否定吧。

Underwood的选择有其不得不的一面,不沦为一个棋子,屈居于他所鄙视的商人tusk之下当然是一个原因。越靠近权力中心,则越为权力的魅力所着迷是第二个原因。如果靠累卵登天,这难与危险,不需多说。Frank从来不具备绝对的优势,很多情况下不过是在博弈之中。走错一步,则堕进深渊。很多时候,甚至要仰仗他人的选择,来决定自己的死活。权力的游戏,何止是精心的算计就够呢?这里所需要的胆量和运气,恐怕也难以计数。

总体看来,第二季故事仍不失水准,依旧是美剧中的翘楚。但个人偏爱第一季,除了以上的原因,更多是一种,说起来颇为不好意思的“审美的道德要求”。这不是评判剧集好坏的某个标准,而是表达作为一个观众的一些看法而已。

第一季腹黑剧情的酣畅淋漓建立在一个条件之上,是所有被政治游戏踢出局的人或者被伤害甚至丢了性命的人,都是某种程度上自己主动选择玩游戏。即使我们说死伤者罪不至此,但也不能否认他们都自愿加入了这样的权力交易中,现实死伤,只能自负。选择与响尾蛇为伍,被咬死恐怕也不能太多抱怨。

然而第二季的走向,则是不断的,出于自己的目的将无辜的人拉进漩涡之中。一个又一个的人被利用,被丢弃;身不由己的受到波及,拖进故事。最后只有Rachel

Gavin某种程度还幸存着;Gavin作为边缘剧情人物不提,Rachel则纯粹是因为Doug对她的某种扭曲的仁慈和依赖。

这个时候,没有选择游戏的人被强行拖进来;或死或伤,全凭他人意志;如果这时候还说Underwood
is so
sexy,自己也说不出口了。这样的人确实迷人,但是当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牺牲一切人,不关心任何人的时候,则谈不上任何德性上的好感了。

权力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在支撑呢?剧集没有探讨,哲学家都没有太多解释。人们天然的觊觎权力是霍布斯的人性观;而一本君主论被历史污名化的马基雅维利,事实上则对公民德性有很重要的论述。一个可以使用各种手段保住君王之位的主权者,拥有权力是为了更好的建设维护他的国家。我们真的可以停在追求权力这个目标上而不追问为什么吗?

Underwood会是个好总统吗?尽管他对于外交、内政、法案和政治手腕都十分擅长。对于牺牲和做出重大决定绝不手软;就像最后出尔反尔Send
Xander Feng away时候说:“sometimes you need to sacrifice one for the
sake of many. ” 然而剧集中,只有一个Frank Underwood, who can sacrifice
many for the sake of one.

也许我胸无大志,也许是人各有志,也许是被教育洗了脑。Frank 嗤之为 “a
heart can choke the mind when all its blood flows back into
itself.”的情感,似乎比起那些寂冷的夜晚,窗台的烟匣,日昼夜的工作,不能放松的警惕和计算
更为诱人呐。即使如Remy 和 Doug
这样的人,也最终败下阵;恐怕不仅仅是失败那么简单,背后也是编剧奉送的:“值得吗?”
的追问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