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女人兵变是有案由的,中外微型随笔

                 
  在耀眼的阳光照射下,公路平坦地伸向远处。那男子所驾驶的最新型的轿车,就在那上面滑着也似地向郊外飞驰而去。因为车子新,所以跑起来自然也就安稳惬意。这会儿,他正驾着这辆车子,要去拜访新近才开始来往的女孩的家。
                 
  “轿车还是要新型的才好。不,岂止是轿车。女孩子也是一样。凡是型式老旧了,就一个一个让出去,弄个新型的到手。这就是我的原则。”
                 
  嘴里这样自言自语着,他更加地把速度加快。车子的窗子并未完全关紧,这会,风就从孔隙间吹进来,拂在他那颇具风流貌的脸上。连绵不歇的轻快的振动,使他想起前些日子廉让出去的一辆型式过时的车子的事。这同时也使他联想到前些日子才告分手的那女孩的事。
                 
  “你对我已经生厌了,对不对?”当他提起要分手的话时,那个当模特儿的女孩,便蹙眉不悦,以那种似要缠人的声音,这样对他说。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的回答实在够得上是含糊其辞,可是那女孩子却因而更认了真。
                 
  “不要。我不愿和你分手。请你不要甩掉我。”
                 
  “可是再这样交往下去,我想,那对你对我都毫无意义啊。”
                 
  “如果我再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倒不如死了好。”
                 
  像这样的话,可听得多了。女人只要是听到分手的话,总是会这样子说。可是这一招如果管用,那么,在这世界上一定不会有人能够和女孩子分手。他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把他们之间的事情撂开手,开始跟另一个女孩子热络起来。然而,谁知道偏偏就真的一死了之……。也没多久,她真的自杀了。每当他想起这回事,心里就觉得老大不痛快。当然,要是和自己分了手的女孩自杀身亡,任是谁也不会觉得痛快。不过,他的情形却格外令他怀有不能释然的心头负担。那就是在他们分手之际,她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即使我死了,我一定还要在什么地方和你碰见。一定会的。到那时候,我倒希望你会握握我的手。”
                 
  他真不懂她说这句话是什么居心。他始终不能忘掉这句话,而每当他想起这句话,心头不免就蒙上一层不能令人自在的阴影。
                 
  “不过是一句咒人的气话,当时正在气头上,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还会有什么居心?何必把它放在心上。”
                 
  他这样自言自语,一方面像是要把这种感觉抛掉似的,更加把车子的速度加快。这一来,他马上就赶上了在他前头跑着的一辆车子。可是,忽然之间,他又不想去超越前头那车子。他觉得坐在那辆车子后座的女人的背影实在很像那女孩。他凝视了好一会,然后使劲地摇了摇头。是心理作用罢了。当然是心理作用啊。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她毫无疑问已经死了。正因为我这一会想起这回事儿,所以偶然看到一个女人,就以为是她。这样的疑心暗鬼实在不能有。要抛掉它还不简单。只要在超车之际,转过头看看她的面容就够了。
                 
  “哎呀!”他发出了一声惊叫。一点都错不了,那不正是那女孩吗?而且,还向他伸着她的手,好像还在对他叫着说:“握一握么”。不期然地,他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
                 
  “看来是当场死亡无疑了。不过,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故呢。您是目击者,有没有觉得什么可疑的地方?”处理车祸的警官一面在记事簿上写着,一面询问那个刚刚驾驶着车子跑在他前头的男人。
                 
  “我实在也说不上来。他赶上来,超过了我的车子。不一会儿,见他朝着电线杆冲撞过去。你只好认为他大概是精神错乱的吧。”
                 
  “原来如此。”
                 
  那警官合上记事簿,还若无其事地看看那男人的车子里面。
                 
  “哦,对了,你车子后座上那位女士,样子好像不太对呢……”
                 
  “不是不是,那是一尊人像模特儿。我是制造人像模特儿的。我现在正要把它送到客户处去。”
                 
  “实在不错,真做得惟妙惟肖。”
                 
  “可不是。不过,那还是因为做这人像时所临摹的模特儿长得好。她实在是一位好模特儿。不过说起来可怜,她因为被男人抛弃了,不久以前才自杀身亡了呢。”

超车

前一阵子好几个周遭的朋友在闹分手,原因听起来似乎都是

星新一〔日本〕

如出一辙。

在耀眼的阳光照射下,公路平坦地伸向远处。那男子所驾驶的最新型的轿车,就在那上面滑着也似地向郊外飞驰而去。因为车子新,所以跑起来自然也就安稳惬意。这会儿,他正驾着这辆车子,要去拜访新近才开始来往的女孩的家。

男生在当兵或是在念研究所,

“轿车还是要新型的才好。不,岂止是轿车。女孩子也是一样。凡是型式老旧了,就一个一个让出去,弄个新型的到手。这就是我的原则。”

而女孩子一毕业就出社会工作,认识了公司的同事,

嘴里这样自言自语着,他更加地把速度加快。车子的窗子并未完全关紧,这会,风就从孔隙间吹进来,拂在他那颇具风流貌的脸上。连绵不歇的轻快的振动,使他想起前些日子廉让出去的一辆型式过时的车子的事。这同时也使他联想到前些日子才告分手的那女孩的事。

就降子,

“你对我已经生厌了,对不对?”当他提起要分手的话时,那个当模特儿的女孩,便蹙眉不悦,以那种似要缠人的声音,这样对他说。

公司的同事干掉了正在念硕士或是在捍卫国家的男生。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的回答实在够得上是含糊其辞,可是那女孩子却因而更认了真。

和这几件事件的男女主角都是老朋友了,

“不要。我不愿和你分手。请你不要甩掉我。”

所以和女主角们私下聊聊想看看到底是啥回事?

“可是再这样交往下去,我想,那对你对我都毫无意义啊。”

啥事可以轻易的摧毁四五年的感情,

“如果我再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倒不如死了好。”

甚至还有国中到现在的班对,

像这样的话,可听得多了。女人只要是听到分手的话,总是会这样子说。可是这一招如果管用,那么,在这世界上一定不会有人能够和女孩子分手。他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把他们之间的事情撂开手,开始跟另一个女孩子热络起来。然而,谁知道偏偏就真的一死了之……。也没多久,她真的自杀了。每当他想起这回事,心里就觉得老大不痛快。当然,要是和自己分了手的女孩自杀身亡,任是谁也不会觉得痛快。不过,他的情形却格外令他怀有不能释然的心头负担。那就是在他们分手之际,她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结果竟然都是如初一撤,

“即使我死了,我一定还要在什么地方和你碰见。一定会的。到那时候,我倒希望你会握握我的手。”

女孩子先出社会工作,遇上了公司里的单身同事,

他真不懂她说这句话是什么居心。他始终不能忘掉这句话,而每当他想起这句话,心头不免就蒙上一层不能令人自在的阴影。

这新同事多半都是二十七八九岁左右有点经济基础,

“不过是一句咒人的气话,当时正在气头上,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还会有什么居心?何必把它放在心上。”

有部车,

他这样自言自语,一方面像是要把这种感觉抛掉似的,更加把车子的速度加快。这一来,他马上就赶上了在他前头跑着的一辆车子。可是,忽然之间,他又不想去超越前头那车子。他觉得坐在那辆车子后座的女人的背影实在很像那女孩。他凝视了好一会,然后使劲地摇了摇头。是心理作用罢了。当然是心理作用啊。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她毫无疑问已经死了。正因为我这一会想起这回事儿,所以偶然看到一个女人,就以为是她。这样的疑心暗鬼实在不能有。要抛掉它还不简单。只要在超车之际,转过头看看她的面容就够了。

有些三四十万的存款,

“哎呀!”他发出了一声惊叫。一点都错不了,那不正是那女孩吗?而且,还向他伸着她的手,好像还在对他叫着说:“握一握么”。不期然地,他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

有点社会历练,

“看来是当场死亡无疑了。不过,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故呢。您是目击者,有没有觉得什么可疑的地方?”处理车祸的警官一面在记事簿上写着,一面询问那个刚刚驾驶着车子跑在他前头的男人。

看起来比他们之前的学生男友成熟,

“我实在也说不上来。他赶上来,超过了我的车子。不一会儿,见他朝着电线杆冲撞过去。你只好认为他大概是精神错乱的吧。”

这些剧情一直在我周遭发生。

“原来如此。”

女孩子被同事的经济能力吸引,或是同事有车子可以接送

那警官合上记事簿,还若无其事地看看那男人的车子里面。

他们上下班,

“哦,对了,你车子后座上那位女士,样子好像不太对呢……”

或是被同事的风趣成熟吸引,

“不是不是,那是一尊人像模特儿。我是制造人像模特儿的。我现在正要把它送到客户处去。”

渐渐的就和学生男友疏远了……

“实在不错,真做得惟妙惟肖。”

和她们聊起来,给我的理由有点现实但又一针见血!!

“可不是。不过,那还是因为做这人像时所临摹的模特儿长得好。她实在是一位好模特儿。不过说起来可怜,她因为被男人抛弃了,不久以前才自杀身亡了呢。”

她们跟我说:「我要为自己的未来着想;我要找个稳定的对象;

我要找安全 感…」

在问下去何谓安全感?答案:「有经济基础。」

这句有经济基础,可真是给了我哪些同学们一针见血的

当头棒喝!!

学生学生就是没钱,难道学生没钱也是种错吗?

学生买不起车也是种错吗?

我就笑笑的对之前刚和女友分手的一位朋友说:

「分手不是你的错,错在你是学生你没钱,

等到你以后出社会二十七八岁之后,手中有笔小钱时,

可以买部车子时,你就可以吸引刚出社会的女孩子了,

但相对的,你的学弟又要遭殃了,哈!!这是个恶性循环。 」

我老爸二十三岁就和我妈结婚了。

那时我妈才二十岁,他们是学生时期的班对,

常听他们讲起以前一起胼手胝足的过去,

从房租一个月五百元打拼到现在的一片天,

我常常在想,现在还有这样的夫妻吗。

有吧?! 但应该和以前比起来少多了。

一句学生没经济基础

不知伤了多少研究生和服义务役的男孩子的心,

我po这篇文章不在于质疑女孩子的现实。

而是在质疑爱情和面包的抉择,

难道多年的感情竟然可以被轻易以区区一些物质条件给取代,

那应该要改写爱情永恒这句话啰。

我没遇过这种剧情,但我周围同学到现在已经以经发生

不下数十起了。

无意去攻击女孩子的现实,但我却是看见许许多多的例子

在周遭,

打从念大学的第一天到现在为止。

念大一时,家里庇佑,

有新车可以开,零用钱也没被限制,常常要去联谊时就是

被拉去,

原因简单,我有车子开车去女孩子比较愿意一起出去,

所以为了让这次联谊成行,常常出面插花,

即使是有事,朋友也会跟我借车去,

不得不承认一台BMW的魅力是很少被女孩子拒绝的。

偶尔几次认识了一些女孩,找他们出去玩,

常常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好啊!!…..你有车吗??有车

人家才想去。 」

我往往听到这句话就把那些女孩子先打八折在说。

再来,我也不会跟他们认真了,

反正就是现实,这种心态在学生更是要不得。

以后我很少在校园开车,开车让我交不到真心的女孩子。

我宁可把车停在学校附近的停车场,

每天骑我的迪爵125上下学,

我宁愿装成穷学生,

我喜欢用钱砸不死的女孩。

大学毕业,很幸运的进入园区工作,

在一家世界级的公司工作,更是看尽女孩子那种所谓寻求

安全感的好理由。

在新竹,陌生男女见面的第一句话(无论你遇见啥年纪

的女孩),

第一句话一定就是:「你在哪里工作?」

第二句话也一定是:「在哪一间公司?」

曾经试过给了两种答案:

一种是说我只是个研究所学生。

另一个就是实话实说。

哇塞!

我实在是难以想像这两种答案所得到的回应之天壤之别。

记得印象很深的有一次,在一家pub喝点小酒认识了一位

清华大学的女孩子,

她们是一群女孩子一起去pub玩,那时和她聊的挺愉快的,

果然和我聊了几句就开始那种标准问法,

在哪里工作在哪公司?

我当时就跟她说我也是研究所学生,

之后就大家要了彼此的电话之后就各走各的了接下来的一个月,

从来没有一次找她出来吃饭或是喝喝咖啡可以成行的

(会想找她出来也是纯粹觉得聊的来,她年纪小我一点,

但却挺聊的来)

总之百般冷淡当作好像不认识就算了,

还有意无意的跟我说有个在园区工作(听都没听过的小公司)

的别的男生在和她约会,

还有可能他们会成为男女朋友之类的话。

OK!!FINE! I just want to make friends with her no more

意图。

几个月后好玩的事发生了,

我去清大找以前的同学,把车开进清大校园,刚好再停好车

下车时遇见她,

我那天刚好在公司有个meeting,所以穿的比较正式

(比起那天 去PUB)

所以我第一时间摘下太阳眼睛跟她say hi!!时,

她没马上认出我来,愣了一下,才和那个研究生联想起来,

她是看见我挂在身上的狗牌上面的名字时才想起来的,

当然我在园区工作在哪家公司工作也一五一十的让她看见了

(这里并没有对我的公司我的职位做任何炫耀之意),

她眼睛大了起来,看见我的车子

(那是大一开到现在,我现在也没本钱买这种车),

看见我的识别证(只不过是大公司里的小小工程师),

那天我去找我同学,她就黏在我旁边好像我们认识很久了。

之后我再也不用打电话给她,她会主动打给我,

她会跟她同学炫耀她认识我,

她和她真正的男朋友分手了….

(学长对不起,虽然你是我学长,但我比你早出社会)

就在她在校园遇见我的第三星期,

她那被闹分手的博士班学长透过我同学和我联络上,

他想知道怎么回事,

他很理性的和我聊了几许,

我才知道那天遇见那女孩子之后的一星期后,

他班上就在传言他女友认识的一个上班族

(还强调在园区唷,好好笑园区都在裁员),

其实从头到尾我与那女孩就根本不是啥男女朋友

(在校园遇见她那次后,我和他出去吃过几次饭后,

我就fire她了,

因为她会轻易的

被钱砸死,我讨厌钱砸的死的女孩),

而那女孩竟拿我为理由,在三星期内甩了她认识三年多的博士班学长。

我和那学长聊了一下,也说清楚了整个来龙去脉(从PUB到现在),

他跟我说,这种事情在新竹笔笔皆是,

我才恍然大悟一般的想起了我同学的故事。

结论是,女人一点错都没有。

错在男人自己,有钱了不起喔!!

也不想想以前自己也是个穷学生过来的,专会欺负穷学生,

不知拆散了多少人人称羡的班对,也不知引燃了多少的恶性循环,

一切都是男人自己惹的货,怪谁啊!

仅以这篇文章向天下所有穷学生致意,别怕现在人家抢你女友,

你以后一样会有机会抢别人的,

上帝是公平的,别人打你左脸,你一样有机会打别人左脸,

打来打去一定会有人倒楣该死被你打到,

放心吧,好好安心当兵念书去吧,该你的就是你的。

感想: 所以要是怕女友跑了的话= = 还是趁当兵前分一分吧~ 下一个会更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