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资注入,江西省近千家民营剧团一年演出二壹万多场戏

图片 1

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经营越剧

我省近千家民营剧团一年演出21万多场戏百姓点戏 草根唱戏

导演金锁媛(右二)从杭州来到常山县指导常山越剧团演员排戏。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的启示

锣鼓响,掌声起。11月18日晚,杭州戏迷在胜利剧院津津有味地欣赏了一台名为《清简樊莹》的越剧。只不过,这一次的演出单位不再是大家熟悉的省级艺术院团,而是来自民间的民营院团。

  今年5月的每个周末,浙江衢州市常山越剧团都会在当地举办专场演出。这是解散了27年的原班人马再次聚首演出。每场演出,演员们都百感交集、倍感珍惜。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演员们的身段不再轻盈、面容不再年轻,但有的,是对越剧的一腔热爱、对舞台的无比认真。

图片 2

由省文化厅和东阳市人民政府主办,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和东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的“2016年浙江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展演活动”当天拉开帷幕。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绍兴市上虞文光越剧团、湖州市德清县越剧团、台州温岭市太平二团越剧团、东阳市聆越越剧艺术中心、温州永嘉环城京瓯剧团、舟山青年越剧团、宁波鄞州区下应众兴甬剧团、金华市联谊婺剧团、温州哈哈京剧艺术团等10家民营剧团参演,“草台班子”登上大雅之堂。

  让专业越剧团起死回生,让越剧在衢州再次唱响的背后是民资的注入。民营企业家为什么要办剧团?地方戏在民营资本的运营下怎么发展?记者来到衢州,一探究竟。

越剧《清简樊莹》目前已在衢州市及各区县共演出60余场,收获良好反响。 李 啸

千家剧团在乡间

  ——编者

  “玩着玩着就玩进去了。”周志胜这样形容自己做越剧团的过程。看起来精力旺盛的他,是在浙江常山县从事制造业的商人,但现在也做起了文化产业,作为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把很多精力放在了经营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上。周志胜热爱音乐,玩过摇滚,“因为小地方摇滚玩不起来”,后来改玩民乐,于是结识了一批当地的越剧艺术家,最终有了今天的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直到去年该团成立前,常山县已经将近30年没有越剧团了。

截至2016年上半年,我省已有民营剧团近千家,占全省文艺表演团体总数的94%,涉及越剧、京剧、绍剧等25个剧种,从业人员达2万多人,每年演出场次21万多场,占全省文艺表演团体总演出场次的95%;演出收入约10亿元,占全省文艺表演团体演出总收入的90%。可以说,民营剧团对丰富农村文化生活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特别是民营文艺表演团体比较集中的浙东南地区,不仅演出场次多,而且还保留了很多传统文化的节目,如生日戏、周岁戏、寿年戏等,不下20种,深受当地群众的欢迎。

  从解散到重聚

  因为一部戏重聚的集体

本次参演剧团剧种丰富,表演精湛。展演期间,10家民营剧团的当家剧目——越剧《清简樊莹》《五女拜寿》《德清嫂》《皇帝告状》《红楼梦》《花中君子》,瓯剧《温州都督徐定超》,甬剧《呆大烧香》,婺剧《秦门忠义》,京剧《改容战父》将分别在浙江胜利剧院和东阳大剧院演出。

  “为了近30年的等待,老团员从全国各地赶回来”

  泓影山庄在常山县城,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是周志胜的泓影公司所在地。他称自己是个文化领域的“新兵”。上世纪50年代起,这里曾有个常山县越剧团,驰名全省,出过梁燕燕、赵碧云、吕金枝等浙江省一代越剧名伶,被誉为浙西越剧小百花。1987年,该团因为难以维持收支平衡宣告解散。2012年,原常山县越剧团87岁的老艺术家叶文华根据明代常山籍清官樊莹的历史故事,编写了越剧《清简樊莹》的剧本。起初是找了一个业余剧团来演,周志胜坐在台下看着,“感到很难过。这么好的一部作品,业余剧团能呈现的很有限”。

草根剧目接地气

  5月29日,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泓影山庄的周末剧场如约开场,廉政题材越剧《清官樊莹》吸引了不少乡亲前来观看。在演出现场,不大的剧场,却有着规范的舞台;并不奢华的舞美,却处处体现专业用心;不算年轻的演员们,唱念做打、一招一式,都一丝不苟。

  周志胜决定自己拿出50万元,把这部越剧好好排出来。原常山县越剧团的人马被重新召集回来。“大家都很踊跃,分布到全国各地的都回来了,一下子来了四五十个人。”他回忆,“有人还为此辞了职。”这个因为一部戏重聚的集体,成功演出了《清简樊莹》。演完大家都哭了,对下一步怎么办感到茫然。周志胜拍了板:“这个团不能解散,只要我有能力,就把这个团办下去。”2013年,他成立了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常山越剧团也就此恢复。

为挖掘地方历史人文,弘扬清官文化,常山县纪委与浙江泓影文化传播限公司联合打造的原创越剧《清简樊莹》,讲述了明代南京刑部尚书樊莹为官清廉、执法无私,敢于与豪门权贵、邪恶势力作斗争的故事。

  演员们来自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这是常山县越剧团的原班底时隔27年后,再一次聚首演出。

  《清简樊莹》截至目前已在衢州市及各区县共演出60余场,收获良好反响。周志胜起初对越剧“不是很懂”,做戏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从道具到舞美,学着干,逐步变成一个后勤总管”。这部戏的演出过程中,他跟老艺术家们深度接触,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难能可贵的东西。“这可能也是我们这个时代很需要的东西:执著和梦想。”周志胜说。

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就是一个民营剧团的创新样本。2013年,浙江常山民营企业家周志胜创建了泓影文化,先后投入1000多万元,成立了以原常山县越剧团为班底的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买下城南长城山庄的经营权,改造可容纳300人的专业舞台剧场,配置大型LED高清彩屏及专业的灯光音响,面向全国招收了一批年轻演员。剧团现有演职人员50人,大专以上学历14人。目前,剧团编排有《清简樊莹》《吃醋封相》《小姑贤》《打金枝》《送凤冠》等剧目。

  常山越剧团前身为常山县越剧团,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以女子越剧演现代剧而驰名全省,尤以花旦力量雄厚而著称,花旦梁燕燕、赵碧云、吕金枝为浙江越剧界一代名伶。剧团先后招收了9批学员达百余人,演出大、中型剧目近百个,小戏60多个,被誉为“浙西越剧小百花”。

  民营剧团的旺盛生命力

只要是好作品,就会有市场,周志胜深谙此理,《清简樊莹》在当地的成功演出,使他看到了农村市场的巨大潜力。

  然而随着文化活动的日益多元,人们的文化消费习惯也发生了变化,剧团演出上座率日趋下降,收支失衡。1987年6月,常山县越剧团宣告撤销,剧团的团员们也各自散去。

  在浙江这片民营经济发达的土地上,多年在这个领域打拼的周志胜深刻感受到民营企业能够迸发出的旺盛生命力。他身边很多做企业的朋友,不理解他的做法,有时候会说他:“你这个神经病,好好的干吗要去搞个越剧团?”周志胜心里是有底的:“文化产业还是很有前景的。”他看到了民营资本注入文化产业后,会焕发出的勃勃生机。

抓住观众,首先要紧紧抓住基层观众的心。在这方面,来自民间、植根基层的民营剧团有着天然优势。近几年,众多民营剧团活跃在山乡、海岛、社区等基层演出市场,老剧纷呈、新戏迭出、演出接地气,成为一大文化现象,极大地填补了浙江专业文艺表演院团数量有限、演出不足的空白,广受农村观众欢迎和好评。

  直到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给越剧团再次组建提供了契机。一次聊天时,原常山县越剧团团长陈荣山对浙江常山金雄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志胜提到,他们剧团老团员观看杭州某越剧团的《清官樊莹》时,不少人都在感叹:要是这出戏由他们来演,那该多好啊!周志胜当即表态,如果真的能重新组织原常山县越剧团人员排演,他愿意提供经费资助。

  剧团成立近一年来,周志胜已明显感觉到民营剧团相比国有院团具有的优势。“我们呈现出的效率,是一般国有院团无法比拟的。”他说,“成立一年不到,我们已经排了3部大戏,这在很多国有院团是不敢想象的。”民营企业在管理体制上的高效快捷,会节省很多时间和资金。周志胜举例,比如一部戏的编剧和导演,泓影常山越剧团一个上午就能定下来,但在大的国有院团,程序会非常复杂。

多方扶持添活力

  “当时离剧团解散时隔26年,团员分散在全国各地,从事各行各业,要把这么多人召集起来很难。”陈荣山说。可是在陈荣山发出邀请后,昔日的团员们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从全国各地赶来。

  工作效率的高效,会体现在做一部戏的各个环节,比如有部戏他们买不到合适的道具,就决定自己做,上午开始做,晚上就完工了。人力资源也会得到最充分的运用,在《清简樊莹》中,周志胜自己还兼灯光管理。“这在国有院团里,也是做不到的,在那里领导就是领导,团长就是团长,只能各司其职。”今年,泓影常山越剧团至少有4部新戏面世。效率提上去了,成本就能降下来。周志胜介绍,在投资上,剧团每分钱都是抠着花,他们做一部戏的成本只有国有院团的30%。

近年来,我省各地各部门多种扶持和培养政策措施出台,进一步加大了对民营院团的扶持力度。2010年,省财政厅、省文化厅联合制定了对民营院团的资金扶持政策;从2015年开始,省文化厅开展扶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发展优秀剧团、优秀剧目评选活动,计划用3年时间在全省发现10家左右优秀剧团、10部左右优秀剧目。同时,为鼓励民营文艺表演团体蓬勃发展,丰富农村文化礼堂活动内容,省文化厅还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组织民营文艺表演团体“优秀剧团”“优秀剧目”走进我省各地的农村文化礼堂进行展演。

  在常山文化馆负责县志编辑工作的原常山县越剧团副团长叶文华担任了编剧;已经75岁的导演金锁媛听到召唤,二话不说就从杭州赶来;在一家企业当会计的原常山县越剧团的当家小生姜新花,辞去工作专心排练……

  农村市场潜力巨大

一些地方已尝试将越剧纳入公共文化服务系统,如嵊州市每年安排“越剧繁荣发展资金”用于对民营剧团的奖励,金华市文广新局为保护振兴传统婺剧,切实加大民营剧团的扶持力度,每年安排专项经费对重点剧团进行重点培育扶持。

  经过主创对剧本20次的修改和演员的反复排练,2013年底,新编剧《清官樊莹》一经推出,就获得了观众的喜爱和欢迎。首演结束后,在观众热烈的掌声和演员们激动的泪水的感染下,听着越剧长大的周志胜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将常山唯一的越剧团办下去。

  在剧目制作上,周志胜走的是民营剧团专业化和精品化的路子。编剧和导演,都邀请国家一级的,音响设备、器乐、服装,也都用最好的。观众的评价是最好的检验标准。周志胜介绍,“周边几个村60岁以上的老党员,看了《清简樊莹》后,评价非常高,就是因为我们在品质上抓得牢。”

与此同时,全省专业院团与民营剧团同携手。2016年度全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团长培训班将在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开班。自2010年起,学院受省文化厅委托,在各市文广新局的组织和协助下,连续6年开展全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演职人员培训工作,培训对象包括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团长、演出经纪人、化妆师及越剧、婺剧、瓯剧演员骨干、歌舞剧团演员、戏曲音乐、灯光、音响技术骨干等。经过多年培训,民营剧团的演员专业技能已经有了明显提升,民营文艺表演团体的综合素质也有了提高。2014年浙艺又承办了全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中青年演员戏曲大赛,扩大了民营文艺表演团体的社会影响。

  从玩票到事业

  只要是好作品,就会有市场。周志胜深谙此理。这近一年的演出经历,使他看到了农村市场的巨大潜力。作为浙江的一大剧种,农村50岁以上的人是越剧的最主要受众群。特别是在多年没有越剧唱响的浙西,常山越剧团的再度归来,用周志胜的话说:“唤起了一大批人积压了30多年的热情。”

  “我想要把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文化产品传递下去”

  这几年浙江农村经济发展很快,老百姓有钱了。今年正月里剧团下乡演出后,很多老板打电话给周志胜,咨询剧团的演出价格。周志胜回复他们:“我们剧团价格比较高,你们请业余剧团一般几千块一场,我们得一两万。”对方的回答也不迟疑:“只要你们演得好,价格不是问题。”就是从这句话中,他嗅到了商机,而且知道自己精品化的路子走对了,“真正的好作品,绝对能卖好价钱”。

  记者在后台见到了剧团的老板周志胜,因为人手不足,周志胜几乎每场演出都亲力亲为,这场演出他就当起了调音师。周志胜坦言,出资办剧团,自己经历了“过瘾”到“热恋”的过程。

  截至目前,周志胜为泓影常山越剧团的投资已达40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固定资产的投资。养着剧团几十号人,一个月开支10万元,一年就是100多万元。周志胜估计,到明年剧团能够做到养活自己。现在剧团除了靠自己的商业演出获得收益,同时也获得了政府扶持,在文化惠民演出中送戏下乡。周志胜说,送戏下乡,其实也实现了剧团的自我宣传,让老百姓知道有这么一个剧团唱越剧,而且唱得好。

  起先,对于资助上百万元排演《清官樊莹》,周志胜只是想“过把瘾”。为了重拍这场戏,周志胜用200万元买下常山一个山庄的经营权供演员排演、居住;花30多万元将山庄的歌厅改成排演厅;花70多万元购置专业的服装、道具、音响、乐器,添置商务车方便接送演员。但要维持剧团,还需要每个月1万元,这还不包括排练新剧,巡回演出的费用。

  在泓影山庄,泓影常山越剧团有自己花了几十万改造的剧场,在这里可以驻场演出。同时,自今年5月起,由常山县委宣传部、常山县文化广电新局和泓影公司联合主办的“常山艺苑周末越剧专场”也正式启动,由政府补贴的这种公益演出每周六下午两点准时开演,《清官樊莹》《吃醋封相》《琼奴与苕郎》《打金枝》等越剧名剧陆续免费呈现给观众。周志胜的期望是,争取两到三年内,让常山县180多个村子里60岁以上的老人都能免费看到越剧。

  听说周志胜要贴这么多钱来经营剧团,很多朋友都笑他是“神经病”,但对周志胜来说,办剧团的快乐不能只用钱来衡量,“我想要把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文化产品传递下去。”

  当初注册成立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时,周志胜规划的蓝图就不仅是做越剧团,而是将公司做成一个文化综合体,比如投资微电影和小成本电影,举办艺术培训班,承接文艺晚会等,这些都会成为盈利点。6月份,泓影公司投资的一部以常山越剧团为原型的小成本电影《追梦》开始拍摄。

  目前,常山越剧团在泓影山庄定期举办驻场演出,6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免费看戏。剧团还承担了文化下乡的任务,通过惠民演出,锻炼队伍。此外,他们也在不断推出新戏,争取更多的商业演出。

  在周志胜看来,民营剧团灵活、高效。“民营剧团和民营企业一样,有着天然的求生本能,在市场中能够充分调动一切资源,在竞争中占得先机。”周志胜提到了这样一个例子:他们最新的一部戏需要的所有道具,自己动员全团人花了一天一夜就全部赶制出来了,而且制作质量丝毫不逊色。“在分配机制上,民营剧团可以打破论资排辈,集中力量吸引优秀人才。执行环节也很高效,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环节,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创作演出上。”他说。

  据了解,从2013年1月重组以来,常山越剧团年演出达80多场,一年排练了3部新戏。“我们需要拿出优秀的作品,因为这关乎剧团的生存和未来;我们下乡演出也不敢流于形式,因为这关乎企业的形象。”周志胜说,“这都有助于我们形成合力,走得更远。”

  放眼未来

  “农村是源,市场是金,品牌才是硬道理”

  尽管剧团成立后面临困难不少,但周志胜认为,民营资本进入专业剧团、进入文化产业领域,大有可为。周志胜说,常山越剧团的发展壮大,对地方戏发展也产生了触动。

  的确,在文化体制改革大潮中,不少转企改制后的地方院团面临着开拓市场、获得观众的艰巨任务。而在这过程中,地方戏该如何保存和发展,也备受瞩目。

  常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苏新祥介绍,常山县是浙江省25个欠发达地区之一,这几年经济开始有些好转,相关部门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否可以由民营资本参与地方戏的发展,承担部分公共文化服务。“我们出台了相关政策,民营剧团参与文化下乡活动同国有院团一样给予相应的补贴,鼓励民营资本进入文化建设和文化服务中。”苏新祥介绍。

  据悉,常山越剧团参与文化下乡,每场可以有3000元的补助。但周志胜清楚地认识到:“除了政府支持,剧团的出路还是要开拓市场。要采用市场化运营模式,吸纳民间各方资本,才能办成一个活力四射的民间艺术团体。”

  周志胜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农村是源,市场是金,品牌才是硬道理。”对于剧团的可持续发展,周志胜有着自己的规划:可将农民身边的故事搬上舞台,再通过文化大篷车巡回演给农民看,同时将越剧融入旅游产业,走出一条“农家乐”发展之路,既推动常山旅游发展,又能确保剧团可持续运行。

  剧团要走得远,不但要继续紧跟市场,维护剧团的文化品牌,还要不断创新。今年他们准备制作现实题材的越剧,拓展市场,吸引更多优秀的年轻人留下来。“今后,精品剧目还可以拍成电视剧或电影,形成多产业发展模式。”周志胜说。

  “剧团还需要依靠政府一定的扶持,明年争取收支平衡。”对于未来,周志胜想得很清楚,“靠剧团挣钱是不可能的,保住就是胜利、演下去就是胜利。”

  周志胜希望,他的举动能唤起更多的民营资本进入这个领域,让地方戏的传播常态化。“文化产业拥有光明的前景,民营企业也可抓住机遇,大胆尝试,找准资本和文化的结合点,繁荣地方文化。”

相关文章